• 2009-06-05

    中毒了

    这次生病的感觉颇为不同,也不知是否是因为病源是食物中毒,所以我的肚子处在一种非常贱的状态里:

    吃了东西的话,不论吃多少,哪怕一口,都会涨得疼;

    不吃东西的话,只要胃一排空,就会饿得疼。

    我仍在犹豫要不要给315打电话投诉我手里的这罐穗花牌金装豆豉鲮鱼。妈妈的。难道金装的意思是,里面装了有毒的重金属么?

    我已经因为腹泻引起了发热,颇有H1N1的味道了。躺在沙发上翻西方正典,我忧虑的想到,无论莎士比亚是否是个赝品,我办公室里确实已经倒下了三个发热的同事,这是我今年第二次生病了,未免现在也太体弱多病了点,外面风狂雨暴还有冰雹,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危险了。

    我的台服WOW申请了很久了,苦于没有时间玩,现在才8级,是个游荡在众星之子的默默无闻的亡灵战士。招呼我进去玩的AT同学已经29级了,我觉得要追上他已经几属不可能。我觉得我缺乏一种重新再来的内心驱动,想想要把那些在陆服玩过的地图统统再开一遍,我就绝望。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