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5

    洪水

    长江洪峰过武汉的时候我就在抖,我想,家里不会有事吧?

    然后晚上进了老家的贴吧去看,没想到,真的发大水了。

    跟我爸打电话,说,老鹳河涨水了吧,我爸说涨了。我说,有我小时候的水大么?我爸说: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作为一个海拔这么高的山区县,我们居然可以有如此洪水,我心里说不清是骄傲还是焦灼。

    那会儿我正在通用开会,但就有那么一个瞬间神游物外了。老鹳河流入丹江口,丹江口连着汉水,汉水在武汉和长江汇合,长江已经洪峰了,水肯定流不下去。家里还在下雨,难道,这次真的要出事情了么?

    我爸宽慰我,没事,咱这里地势多高,不可能的。但这次洪水千万不要超出王老先生的人生经验啊。尽管家里的电话已经不通了,伊还是很淡定的说:“哦,通讯设施估计有些坏了。”然后居然以一种第三方的口吻和我介绍起了这次洪水的状况,浑然不顾我们家离老鹳河的大堤不过几百米。

    晚上收到个陌生号码的消息问我是否知道老家在发大水,我没有回。我离得太远了,我不晓得我的焦急有几分是真的,也不知道如何拿捏我心底的兴奋——说实话,我其实更多的是兴奋。要是能像小时候那样弄个盆子在洪水里漂一下,或者穿了拖鞋到街上去趟水——我不知道王老先生下午和我通话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我的兴奋。

    这会儿,我正在网上拼命的看家中洪水的进度,目前县政府已经在通知西环路一带撤离了,我心底砰砰乱跳,真是大阵势。电话给老乡,家住莲花寺岗的Harry已经很淡定的睡了,我则仍旧守着电脑,两眼放光。淹或没淹,问题都不大,很有可能不过是虚张声势,但要的就是这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老家真是不让人失望,平淡生活里的大浪花,大冒险,爱你,爱你,最近的首次认真更新献给你。发个洪水也比上海有劲多了,上海一发水就淹地下车库,这车淹了,那车淹了,车主咆哮,戾气十足,所有人都害怕失去,不好玩的紧。换了我爸就变成乐呵呵的一段话:“我从你王叔家打牌出来,骑着摩托在路上,水太大,到一半就熄火了,只好停了车在路边小店里看大水。街上都成河了!”这时我突然醒悟,老先生也很兴奋!于是我们相约,由他拍摄一些大水照片留存,来日等我回去了细细观摩。。。

    电话的最后,老先生被我乐呵呵的撺掇到河边拍大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