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5

    太阳和食欲

    圣诞节的早上,太阳好的让人不好意思。拉开窗,绝对能毫无保留的晒到屁股上。

    所以还是起来了。

    突然,一个感觉,不,是一连串的感觉就这么涌上心头。几乎就热泪盈眶鸟。几乎就想起了河南那个“天天以泪洗面”的文艺干部。

    前些天还忙得说自己想死想死想死

    然后,叫了3年说自己要减肥减肥减肥

    但这一刻,我发现自己就是在放屁。。。死不了,也瘦不了。人间就是我的饕餮地狱,我注定了胖,预定了悲剧。不怪苏海鹏,不怪加班,不怪华师大,不怪丽娃河水。

    因为就这么刚起床还没苏醒的一会儿,我就觉得自己想吃港汇楼下超市里的鹅肝、香肠和牛排,海底捞,老北京涮羊肉(一定要点午餐肉),澳洲龙虾,小马说的菲律宾科隆岛上的石斑鱼和青蟹,都市路梅州路桌球房隔壁的黄鱼烩面,徐虹北路上的盛鹏佳餐潮式火锅里的鳗鱼片和鳄鱼肉,远在杭州的丁哥黑鱼,初花日本料理,千代广场的部落情,鹤庆路的烧烤摊、鸡公煲,广灵二路的韩国烤肉,复旦夏朵里的芝士蛋糕,进贤路的兰心,复兴路的大肠面,以及周四说了要去吃却没有去成的,龙漕路上那家看起来很低调但估计相当不错的牛肉火锅——啊,我还思念许府牛杂!

    不过刚起床,一瞬间的功夫,就有这么多“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如果坐定了想,是不是菜单能一直从吴泾铺到人民广场?

    还有这么多没吃过,没吃够,没来得及去吃,居然就悍然说自己想死,想瘦?

    我太虚伪了。请无情的讽刺,谴责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