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用信用卡积分换了个芝士炉。其实我并不知道芝士炉是个什么东西。只觉得听起来很好吃,让我想起童话里蛋糕做的房子,所以就换了。

    今天快递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已经在上班的路上,所以只好指挥他去物业。

    ”王辛先生,你的芝士炉到了。”他说。

    “你把东西送到物业吧?”我说(妈的又把我的名字念错)

    “那你给物业打个电话吧,然后我把东西送过去。”那人答道。

    “你直接送过去,然后在物业给我一个电话。”我又说。

    “哈哈,我靠,你没有物业电话对么?”快递员突然变得和我很熟,又很开朗。

    我错愕了。对的,我没有物业电话,但是请问你是我的老乡harry么,为什么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我是不知道物业电话,又怎样了?!”我心里喊道。

    “那我送到物业去吧。到了物业我给你电话。”快递员洋洋自得。

    挂了电话,这个快递员的音容笑貌依旧萦绕在我的心中。我见识过的快递大多麻木,冷漠,活像鲁迅笔下的南方佃户。想必这个快递是年轻人?居然会说“我靠”,虽然文化不高,但社会果然进步了。

    正想着,电话又响,我一把接起。

    “你好,是王辛先生吧?”

    “是……的。你是那个快递吧?送到了?”我其实真不想承认我叫王辛,但懒得教他认字了。

    “不,不是,什么快递,我是XX的朋友。XXX公司(国内知名3D公司)的,上次你想找我们做一个项目。所以我来跟进一下。”

    汗,居然是工作电话在这种时间打进来!但是,在这么大的公司上班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不认识“梓”吗?

    我马上纠正他:“我叫王梓。不是王辛。”

    “噢,对不起对不起……”他倒很客气。

    不过,挂了电话之后,我做了一个决定:

    以后谁再在电话里叫我“王辛”,不管他是谁,我都会马上回一句:“是我,你就是那个快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