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17

    淋湿了

    不幸淋湿了。

    不过是想去一趟轻轨站,不过是现在走路稍微慢了一些,不过是希望自己看起来能像爸爸一样放松(即使我比他忙得多),不过是在家饰佳里面稍微走了一下神——出了大门,我就发现,下大雨了,而且,那雨下的很紧。

    此处跑题三百字:
    上中学学《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里面有一句“那雪下得正紧”。语文老师脑子大概进水了,没来由的觉得这个“紧”字用得好,用得妙,伊花了一节课的时间和我们讨论“紧”的妙处。一群正值发育期的男生被折磨的不轻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紧比松好。

    雨超紧的。一个接一个,我在屋檐下站了10分钟还是没见小。于是只好横下心冲。冲出去5步,浑身其实就已湿透。等我到了兆丰,简直就是一只滴水的恶魔。我觉得自己很可笑,但这里的白领大概都被工作折磨傻了,看到我居然都很严肃。不过这也减轻了我的存在感,坐到27楼,回头看了看电梯里那一小滩水,觉得那几乎就是我自己。

    回到位子上,就开始和大家讨论接下来怎么办。

    A男:“你可以回家换衣服。”
    B女:“不行,他家很远的,走了就好不要来了。”
    B男:“拿纸巾先擦擦,哈哈哈哈哈”
    王子先生内心OS1:“谁有干的新衣服放在公司的我买了。”
    王子先生内心OS2:“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沈小姐MSN:“有没有电吹风吹吹干?”

    可是,公司里谁会有电吹风呢?终于,在咨询了一圈后,我在Polly小姐那里得到一个比较好的建议:“找个人少的楼层,在厕所里用烘手机来烘干。”

    说时迟那时快,我就直奔顶楼厕所。不愧是顶楼的厕所,果然很简陋,门的材质由实木变成了铝合金,面积也小一半。但是,居然有烘手机!不愧是兆丰!不愧是1999年度智能科技写字楼!我马上掩了门,脱光光,在男厕所里兴奋地烘起了衣服。该烘手机的热风很劲,一试就知道使用率很低。我烘了上衣烘裤子,烘了裤子烘袜子,虽然有枯燥,但我玩得那是不亦乐乎。要不是这个厕所门不能反锁,可能会有变态突然推门进来,我一定会多玩一会儿。

    当我穿着一身干爽如初的衣服走下楼的时候,竟有了一种打魔兽时装备升级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