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小到大,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个词是:“四海之内皆兄弟”。

    这个词总是让我豪情万丈,每每一想起来,都恨不得跑到门外的高速公路上去和某个来自远方的卡车司机发生一段可歌可泣的友情。

    所以我总是和出租车司机聊天,对来修水管、修墙面的粗工,对所有陌生人抱着好意。尽管吃了不少苦头,但这个志向并未改变。

    而且我还很喜欢友情岁月,尽管我小时候总是只有被人揍的份儿,尽管我粤语很差,也不会唱这首歌。

    但我现在是一个没什么像样的朋友的人,事实是,我现在也不大明白朋友是个怎么回事。大家都各忙各的,说起来感情也不差,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我想四海之内大概都成了我的兄弟了。一视同仁了,反而倒不好意思有亲疏远近厚此薄彼了。

    下午在HBO上看了《I love you, man》,很受触动。

    我将来能找谁做我的伴郎?我大概能找出来一堆差不多的人,但要是想按图索骥找一个像Sydney那样的,我觉得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