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我忍着没有去搜索现成的诗句,而是一字一字的把这首诗打了出来。以表达我对这首杜诗的喜爱和敬意。

    我的感触是,现代词人全部去干点别的吧,歌手也不要唱别的词了,就都这样弄些唐诗来谱曲唱唱就是了。我也改行吧,不写诗了,现在回头去百家姓千字文,学到老,如果挂掉以前,能有一句写的像杜甫,然后谱个曲在自家门口开瓶啤酒边喝边唱,就不枉白活了。

    现在,杜诗写不来,但改的来,我暗自发誓,有朝一日,我也要: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吴泾穿华泾,便下南通向南京。”

    唉,我若生在唐朝,大概也就是个打油诗人吧。唐朝打油诗人。也蛮好。

    在唐朝,打油诗人也会有未来。

    我生在了现在,现在这个诗人都在当纪委书记,拿鲁迅文学奖的年代,真是情何以堪。不如卖油啊不如卖油。

    你们写诗去吧,王卖油郎找自家的花魁去啦。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