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快过去了。我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也就是说,我并不能明白自己在干些什么。这一天天的生活,只有当他们在回忆中重现的时候,才会真正被我理解接受。有时,其重现的面貌是诗歌,有时是小说,有时只是脑海中的一些碎片。如此这般的时刻,我才能感觉到清晰与明确。既然我是一个靠回忆来理解生活的人,我就不能停止回忆,所以我看一切过去的书,一部部历史,利用它们构画我自己。

    那么现在的我当然是浑浑噩噩的。我总觉得自己是活在2003,2006,或者更早之类的时候。我还没觉得已经有那么多事情离我远去了。包括那几个离开这个城市的朋友,大概在我身上要过很久才能看出他们已经离去的印迹。不过,这印迹跟神启类似,都是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吧。车过剑川路口的家得利超市,我看见它重新装修了,色彩缤纷灿烂,就像我做的PPT,幸福激动,浮夸肉麻,简直不似人间——通常我用大片的色彩使自己的内心安稳。

    就是那间重新装修的家得利以及小区门口招牌做得像windows7广告一般的立丰食品店使我意识到已近年末。明天就要倒计时,而据说倒计时之后会到来的是2010。2010,2010,这简直不是真的。2010我们还活着的话能做些什么?面对如今的世道,我只能说一句,即使能往前看个两、三年,也看不到2010这样遥远的日子啊。而这日子不过在后天。

    情何以堪,真是情何以堪。

    我希望未来的几个晚上都能守着零食看《深夜食堂》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