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9-15

    陌生人 stranger

    《陌生人》

    陌生人总是满头出汗
    背着其中一个夜晚,从天而降
    向唱片中心跳跃

    他硕大的脑袋
    袖子里塞满蘑菇
    虚张声势的风泪眼
    摸索着城里的每一扇门
    走在幻想之桥背面

    摸索着进军
    在阴影里安营扎寨
    总有人认识他吧,或者
    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这时,童年像一只只兔子
    呈现在缺桢的街头
    过去拉响了警报——

    他转身,刚刚走过




  • 2004-09-11

    雷克雅未克




    《雷克雅未克》


    飞扬而去的汽车尾气,滚滚云

    眼镜女旁边走,边走边瞟,进行试探性对流
    好像两只擦肩而过的宠物狗。感到同类间那种热泪盈眶的亲切
    橱窗。桥。黑瞳少女。我把手探进去——
    火锅店啊火锅店。少女,还是少女。长发及腰。从树上倒挂下来

    天黑了。江洋大盗的队伍埋伏在钦州南路和青岛湖
    跳跃着过马路。墨鱼仔风衣男和白山羊吊带女
    一场爱情故事发生在庄严的傍晚。
    我吃了一口饭。雨真的开始下了。我确定它不是黑电扇的鼻子

    一排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屋顶上。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

    这条路三分之二阴,三分之一阳。位于河流的北岸

    确实有塞壬的存在,确实有随风消失的底气
    张开大嘴喝风,走在凹透镜的虚焦上
    现在从梦的一端飞回身体——

    除了诺言、流水、最后的车站。我不再为你开口

    所有声音将和季风一起去到雷克雅未克






  • 2004-09-10

    好奇心



    《好奇心》


    “他對我說,他是個自由的人,是世界公民。”

                  ——。。。。

    我從暗走向明
    又從明走向暗
    飛進清涼的草叢
    變成薄而透明的肥皂膜
    潛下身來

    吡哩叭啦嗡和每一隻田鼠說説話吧
    嘎嘎佳用蒲草根梳梳頭髮
    火車呼嚕嚕
    花裙子掛滿天空
    我渾身
    長滿了青苔長滿了長滿了
    蜜軟頭髮啊夾心耳朵

    留一隻眼睛在這個世界
    留一隻眼睛在地表之下
    我喘著悠長的粗氣
    把它們
    眨巴,又眨巴




  • 2004-09-08

    下車唱歌回家



    下車唱歌回家

    *
    下車吧
    外面風還挺大
    節儉的人們用它乘涼
    公路寬寬的舖著
    下車吧
    我要走快了
    海狸鼠的小店在前面閃爍
    今天需要的是牙缸
    臉盆、小飛機
    還有紙衣架


    *
    夢境又寬又長
    總有遠遠的響聲騷擾

    今夜無人入睡
    我應是孑然一身的沙皇

    拖著長袍和雲彩
    坐在路邊的草地上

    等待南下的風和石頭
    等待我的影子新娘


    *
    我送她回家
    車站就不見了
    接著
    車也不見了
    有意思啊
    我擠呀擠的
    想靠著她
    她吹口氣
    嗖一下的
    飛出去老遠
    使我只能遠遠的看她
    說一些很客氣的情話




  • 《陈副理,关于我今天早上迟到的事情是这样的》

    昨晚,一夜之间
    我的各种形象
    布满了这个城市
    灯箱,户外,当然
    也少不了站台

    我以千奇百怪的流行姿势
    扭动身体,
    直勾勾的朝这个城市笑着,当然
    也少不了愤怒

    这一切发生在夜里
    我满足的几乎笑出声音

    但又在一瞬间
    它们全不见了
    仿佛一个动作迅速的耳光

    我差点不知道这一切真的发生过
    尽管我仍活着

    有一个清洁工,几个快递员
    以及他们的同事
    目睹并记住了我的样子

    接着,他们认出了我
    在他们的工作的人行天桥下

    我被当作他们的同乡和偶像
    和他们兴奋得说个不停
    以至于忘了时间

    忘了
    一个天才应有的定位







  • 2004-08-15

    他们让我温暖




    伯特兰德。罗素:《自由思想的十诫》

    一、凡事不要抱绝对肯定的态度; 

    二、不要试图隐瞒证据,因为证据最终会被暴露;

    三、不要害怕思考,因为思考总能让人有所补益;

    四、有人与你意见相左时,即使这些意见来自你的丈夫或孩子,也应该用争论去说服他们,而不是用权威去征服,因为靠权威取得的胜利是虚幻而自欺欺人的;

    五、不用盲目地崇拜任何权威,因为你总能找到相反的权威;

    六、不要用权力去压制你认为有害的意见,因为如果你采取压制,其实只说明你自己受到了这些意见的压制;

    七、不要为自己持独特看法而感到害怕,因为我们现在所接受的常识都曾是独特看法;

    八、与其被动地同意别人的看法,不如理智地表示反对,因为如果你信自己的智慧,那么你的异议正表明了更多的赞同;

    九、即使真相并不令人愉快,也一定要做到诚实,因为掩盖真相往往要费更大力气;

    十、不要嫉妒那些在蠢人的天堂里享受幸福的人,因为只有蠢人才以为那是幸福。



    斯蒂芬。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人类的群星闪耀时》


    今天突然想起他们。没什么。就放在这里吧。






  • 从住的地方出来,就能看见这个奇怪的招牌。它在中华路跟黄家阙路拐角的一个小楼上。
    红底白字。店面在一楼。牌子在二楼。

    店里没有任何跟荸荠有关的东西。却只卖烟和酒。
    荸荠又叫马蹄,是很好吃的水果,可以做饮料,还可以做成荸荠粉。用水冲了,银腻腻的一大碗,很清火。我妈小时候就经常给我吃荸荠粉和藕粉。遥想起来,就像年画上住在荷塘边、有着暗银色胳膊的小妞妞,大眼,活泼,泛着纸黄的温柔。

    那它为什么要叫老荸荠店呢?一开始随便起的店名吗?也许在老上海它真是卖荸荠制品的。那时,附近住老房子的人们一逢夏热就纷纷走到店里买荸荠粉荸荠糖荸荠糕什么的来消暑,而慈祥的店主也会让一些挑了野荸荠来卖的乡下人在门口摆摊子,并不忌惮他们冲了自己的生意。后来,大概是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荸荠又不是能够规模种植优化高产的作物,渐渐的店就不好维持了,所以开始转成买烟酒喉糖针头线脑。经过公私合营改革开放一直到了今天,它仍只是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店面。

    或者,是店主有一个小名叫做荸荠的女儿?一个清凉温和的小姑娘,深得店主喜爱,于是就把店名改为“荸荠”,并传下家训,以后家族中的女丁,幼时小名一律唤做荸荠。店到了今天,一代又一代的荸荠姑娘也叫到了今天。汉族女子的毛发不会蜷曲,所以阴毛上端都会尖尖的翘起,颇似荸荠顶端的芽——如此说来,用“荸荠”喻女子实无不妥。

    荸荠,荸荠,荸荠姑娘,也许80年代这家店里又有一个和我年纪相若的荸荠出生了。她一如荸荠般清凉温和。上海的一个风天,云遮了太阳,天不凉也不热,暂时没有公交车从小路上冲进冲出。是时,我得以悠悠的步出巷口,直接穿过马路,朝老店的二楼望去。这时,一个并不懂害羞,笑得灿烂无比的小姐倚窗和我对视着。接着,竹竿落下,夹着写满情词艳赋的罗帕被我捡到。是夜辗转难眠,遂对月一洒相思之苦,得诗和之。又和丫头红娘勾结,逾墙越里,得和小姐一亲芳泽;后密期约会,海誓山盟,珠胎暗结,却终瞒不过老父只得奉子成婚。婚后店内生意不闲不淡,尚可糊口,女的不催男的去考取功名,男的一心一意每日上缴公粮。日出而作日暮而息恩恩爱爱却倒也成了一段佳话。

    不过事实也可能相反,每个环节出一个差错佳话就会泡汤:店主生的是儿子;小姐的竹竿把我打到了医院;我的诗写的太色,吓跑了小姐;我看上了红娘;二人初次性交失败,小姐留下阴影再不愿见我;小姐未婚先孕做了人流,他父母怎么也不允二人成就姻缘;结婚后,我轻薄无行小姐红杏出墙,不久离婚;老店终于倒闭,二人也分道扬镳;若不分手,小姐可以学下岗女工去卖早餐,我可以推着车子卖报纸,却也没了佳话的味道。

    一个荸荠店,一个荸荠姑娘,一些个淫词艳曲,若干次的性交,能不能凑成一个佳话?今人和古人一样无聊,世事从来都是难以忖度,偌大个城市也许只有我一人在这里做这些无稽之想,是爱情就藏藏掖掖,是做爱就大家喜欢,权做一个激灵的美梦,最后一拍两散。

    下面说最重要的:那么我的荸荠姑娘,你现在哪里?









  • 《一个下午的毁灭》

    阴天的鸽子在树叶之上在飓风之上
    或者因为风吹
    分不清哪些阴影是鸽子的
    哪些又是树叶
    像随之逝去的岁月与毁掉的梦
    含在口中却难以融化或下咽

    此刻我躺在树下
    幻想那银色的鸽子
    最后起飞的一瞬
    闪闪发亮的,比笑更长的一瞬
    统统沈默而缓慢的剥落着
    把脸掉转

    巨型门,深红色手指
    我的露出五脏的鸽子
    他们不停的抖动,只要
    有一点风——即使是梦到的风
    就会咬着树叶滑翔
    而然后,总是一个趔趄的结束
    一个永恒若纪念日般的丧失
    我被挤出了我的生活

    吹花舞剑的瞎子,被遗忘的父亲的骨骸
    试图就此像恶症一样扩散的沥青
    庞大的组织、不洁之躯
    留作黑洞般的书写着发生过的预言

    我躺着,珍视自己或者去匆忙的开始
    带着这有瑕疵的肉体
    分成无数份的鸽子仍旧在盘旋着
    而我已是悲伤的成人,再不能年青






  • 但被冲走了。

    被街边的螺蛳冲走了,被发涨的酒瓶冲走了
    被冲向下水道——根本不会有别的地方
    下水道那么幽深,一直向前延伸着
    像个妓女的阴部一样熟练而难以把握
    我一格一格的走,躲避四周黑糊糊的商店里
    不时飞出的子弹,我猥琐、困顿、飘飘荡荡
    留着这被水浸湿的肉身又有何用
    吞吐着奔跑的小贩,飕飕作响的本地腔
    站在路沿石上摇摇欲坠,宛若一只缺了轮子飞机
    周围的人都在按喇叭,赤着上身,双手不规则的舞动
    有些熟悉的话顺着电杆溜下,落到我肩上
    又转瞬即逝,而我被迫伸出眼睛
    还有温热的尿液、逼人的欲望与不会再开花的洋葱




  • 2004-08-09

    腐败



    腐败了
    结束了
    大家都走了
    一些傻逼来了,一些傻逼没来
    一些傻逼醉了,一些傻逼没醉
    后来我们回家了

    好了,我的日记写完了
    带着喝多的啤酒,和湿热的脑袋
    洗洗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我什么都没做,还是纯洁的

    亲爱的,我等你




  • 2004-08-03

    路边吹号人



    昨天下午六点三刻许,我在中华路遇着一个路边吹号人。
    他赤着铜色上身,裤子若有若无,身边并无诉苦的告示和供人丢硬币的小碗。
    他持着一把号。我不知道是什么号。我想是小号,但我以前见过的小号是没有按键吹不出完整歌曲的。但他的号都可以。
    他神态自若,坐在一个已经拆迁的文化用品商店的门口。我其时的目的是到这家商店买一筒固体胶。但它拆迁了。是我不曾料到的。
    我在路对面望着他,眼镜度数不够,他的面部我并不太看的清。所以我索性停下来专心的看着他并听着他的演奏。这路不太繁华,人不多,却都是缓慢移动着的。当时停止下来的,只有我们两个。
    附近有公交站牌,可以通向火车站。也有报栏,里面写着泰森周日中午的失败和中国队战胜伊拉克。有个二十多岁打扮不甚入时的姑娘在报栏前来回晃动。从泰森一直晃到上海作协发出文学教育号召,再从文学晃到阿里汉是如何不如米卢。她自得其乐,运动轨迹规律。她的状态也要接近我和吹号者。但她穿得一点也不入时,不象大多数街头的那些花枝招展的上海姑娘。
    一旦停下来,我发现我并不熟悉这一带。若我135度张开双臂伸个懒腰,右手将指向一家不小的超市,而且它在打折。我却一直去吉买盛买东西。我后转身,左手将指向一家“十三香龙虾专卖店”。我在南京四年没很爽的吃过龙虾,来上海吃过却吃得不爽。我竟不知道专卖龙虾店的存在。
    附近的建筑差距很大。有高楼,也有拆迁房。我是住拆迁房的,拆迁房没有厕所,家家天天早上拎着马桶出来倒。有的家马桶只是普通的痰盂,有的家马桶却像个鼓,红漆漆的,开了鼓皮,肚大能容。马桶都倒在街角的一个简易厕所里。我也曾像每家住户的男当家们一样,在这个小便池里大便过。
    吹号人没有任何走的意思,他一遍又一遍的吹着同一首曲子。我一听就知道是《心太软》。他吹的并不好,这首歌我很熟的。他将每一句的尾音都拉长并变调了,可能是气息的问题。他对我站着不动看他并不反应,只是不时停下来将右手放在腰际左手持号呆呆的休息一会,然后再开始:“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

    然后他的观众又增添了。一个父亲带着刚会走的孩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我说过我不熟悉这一带。小孩子正处在最讨厌的好奇心过剩的年纪。他毫不犹豫的接近了吹号人,用自己刚学会的走路方式。他的父亲也跟了上去。这时我发现在我背后看报纸的姑娘已经不见了。对面的超市几点关门呢?如果比吉买盛早,而且便宜也许是晚上的好去处,因为家里没有空调。天暗了一些,有人提着塑料袋在这路上出现,里面绿油油的明显是菜。
    我还没有吃饭,天却这么热。吹号人赤着上身真是好选择,我摸着肚皮试图过马路,但公交车都生猛了起来,过街的绿灯仍像遥遥无期。远处是KFC和元祖的牌子,天上竟已有了淡月亮,但这一带响彻的却只有号声,“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
    我不知道是什么号,也许是小号,但我初中在仪仗队吹过的小号是没有按键吹不出完整歌曲的,他的号都可以。





  • 《演习》

    被改变的是一些背景
    背景将从何处开始,或主题
    这只是演习,边缘粗糙
    我却流尽了鲜血

    最后才露出黎明

    在奇异的包围圈里
    早生华发


    p.s.以前,蝈蝈在她的《清凉的你》里写过:“女人只想要一个情歌唱的很好的男朋友,那么柔情、好听的声音,什么都足够了。(大意如此)”我一直记得这话。现在,我早过了变声期,有了干净,动人的歌喉。我情歌已唱得足够好,却也明白女人想要的远没这么简单了。我通过顽强的心理暗示,完成了一个无用的进步与任务。

    我长大了一点点,明白了“声音好听又怎么样?”这个道理。很高兴。很高兴。
  • 2004-07-11

    我变成了胖子




    我胖了。一个号称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人。
    我现在膀大腰圆,肚子吃饱了就鼓起来,白生生的。
    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了。贪吃,吃起来没完,还爱摸自己肚皮。走一点点路就出汗,怎么晒也晒不黑,天一热就整天脸油光光的。。。他妈的讨厌。

    而据说。。。据我自己说。。。我最近四处宣扬的,自己的理想,是有天能去做个饶舌歌手变个黑人大胖子。。。
    靠!我以前说的可是要做爵士歌手变成jude law。。。我不是最欣赏那个嘛。。。怎么都变了。。。

    忍不住酸一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古之人不余欺也。。。



  • 2004-06-30

    我喜欢这首歌




    说爱你 - 蔡依林 - 看我七十二变 

    我的世界变得奇妙更难以言喻还以为是从天而降的梦境直到确定手的温度来自你心里这一刻我终于勇敢说爱你
    一开始我只顾着看你一开始我只顾着看你装做不经意心却飘过去还窃喜你没发现我躲在角落忙着快乐忙着感动从彼此陌生到熟会是我们从没想过真爱到现在不敢期待
    要证明自己曾被你想起really?我胡思乱想就从今天起i wish像一个陷阱却从未犹豫相信你真的愿意就请给我惊喜
    关于爱情过去没有异想的结局那天起却颠覆了自己逻辑我的怀疑所有答案因你而明白转啊转就真的遇见mr.right
    我的世界变得奇妙更难以言喻还以为是从天而降的梦境直到确定手的温度来自你心里这一刻也终于勇敢说爱你







  • 1。《倒长的树》钱达尔

        [作者简介」

        钱达尔(Krishan Chandar , 1914 一-1977),印度乌尔都语作家。出生
    于中产阶级家庭。1937年获拉合尔法学院法律学士学位。曾任杂志编辑、广播电
    台导演等。其早期作品富于理想主义和浪漫色彩,后趋向冷静的现实主义,主要
    作品有:小说《想象的魔力》、《人生转折点》、《我们是野蛮人》、《眺望》、
    《我等着你》、《空中楼阁》,童话《倒长的树》、《一头驴子的自述》。


        父亲去世的时候,拉姆家里还有一间草房、一头牛、一口井和一个小小的园
    子。其余的家当都在父亲生前抵了债——有一些付给村里高利贷者,有一些归了
    国王。



    2。《卡里来和笛木乃》

    伊本·穆格法(724~759),将古印度童话《五卷书》改写翻译为《卡里来和笛木乃》。


    这两部童话都很诡异。第一个神秘,第二个残酷狡猾。
    第一部是我自己看的连环画,我现在还记得里面漂亮的拉姆。
    她和我后来看的日本动画片《福星小子》里面的女外星人一个名字。

    第二部是妈妈一个故事一个故事讲给我的。讲得我整个童年都笼罩在阿拉伯世界的阴影下。

    他们象两条小河,一直流在我的内心深处。不为别的,惟以其暧昧神秘阴暗的魅力契合于我的性格。

    他们对我性格中背阴一面的影响超过《格林童话》、《365夜》、王尔德和敏豪生。

    那时,我会给同龄人讲〈风先生和雨太太〉讲〈吹牛大王历险记〉但却有意无意的将他们留给了自己。

    〈卡里来和笛木乃〉中有句名言:“道义之交是纯洁的;利益之交虽然给人以恩惠,其目的总是以利为主。正如猎人给禽兽的食物一样,他并不是施恩,而是意在取利。”

    这么事态炎凉的东西给四五岁的小孩当读物,真不知道我妈妈怎么想的。
    据说阿拉伯也都这么干。可怕。





  • 我太倾向于躲避和忍受了。因为我的贪恋太多、未竟之事太多。佛不救我我只好自救。
    有时,我好象想不起自己讨厌什么。
    因为我倾向于忽略。另外,我的大脑不思考无用的问题。

    昨晚CS,我被猪大肠他们杀了100多次!100多次啊!!
    我才杀了他60次 !他们一伙3打2,我居然都没生气。
    然后我奋起了,开始连续干掉他。他一见我就死。

    但,他居然受不了了。在网吧吵我。简直要上来和我真人PK。考虑到我们四年都没红过脸,我马上起来走了。回头想了觉得好笑,这点度量都没有啊?只许你杀我不许我杀你?

    不就是游戏吗?至于吗?

    今天,刚哥问我,你昨天是不是很郁闷?我说没有啊。
    刚哥:猪说你被他给气走了。。。

    靠。

    今天答辩。缪军荣老师主问我。提了问,任残逼跑过来假惺惺的说:老缪叫问问是不是提的太难了?我说挺容易的啊。任走了。关你屁事。

    我托郑禹给开了张200元的发票,说报销下来了把20块的税给他。天晓得任残逼是不是穷疯了跑来问我要钱,乱七八糟的说什么我就是把钱给郑郑也是给他的,说什么为了给我报销把他自己牺牲了。我说钱一定要等报销下来才给,买个菜也没有先给钱预定的。另外就是给,也是给郑禹,关你什么事?我又没找你帮忙你牺牲干我鸟事?

    然后,任跑到广告班寝室宣传我不够意思。不过没人理他。
    他没有认识到他的丑行有多愚蠢。

    无论如何,要毕业了。把这些杂碎和呕吐物倒在这里,晚上好神清气爽的看欧洲杯。
    首先是和坏运气告别。
    然后意在时刻警醒自己:人生苦短,不要浪费时间在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事上。能躲就躲——我近一年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上天生而为我决不是为了这些事的。

    神子有朝一日将和永恒对决。






  • 2004-06-09

    69


    今天是淫荡日,专程来上网,以志纪念。



  • 小朋友们,今天哥哥教大家第一首歌。就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由小田和正演唱的《突如其来的爱情》。

    日语没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请看超级秘笈!!

    na ni ka ra tsu ta e re ba i i no ka
    な に か ら つ た えれ ば いいの か
    wa ka ra na i ma ma to ki ha na ga re te
    わ か ら な いま ま と き は な が れ て
    u ka n de ha,ki e te ju ku
    うか んで は き えて ゆ く
    a ri fu re ta,ko to ba da ke
    あり ふ れ た こ と ば だ け
    ki ma ga a m ma ri,su te ki da ka la
    き み が あんま り す て き だ か ら
    ta da su na o ni su ki to i e na i de
    た だ す な おに す き と いえな いで
    ta bu m mo u su gu,a me mo,ja n de fu ta ri
    た ぶ んも うす ぐ あめ も や んで ふ た り
    ta su ga re
    た す が れ
      
    a no hi a no to ki a no ba shi jo de
    あの ひ あの と き あの ば し よ で
    ki mi ni a e na ka tsu ta la
    き み に あえな か つ た ら
    bo ku u la ha,i tsu ma de mo
    ぼ く うら は い つ ま で も
    mi shi la nu fu,ta ni no,ma ma
    み し ら ぬ ふ た に の ま ま
     
    da re ka ga a ma ku sa so u ko to ba ni
    だ れ か が あま く さ そ うこ と ば に
    mo u ko ko ro ju re ta i shi na i de
    も うこ こ ろ ゆ れ た い し な いで
    se tsu na i ke do,so n na fu u ni
    せ つ な いけ ど そ んな ふ うに
    ko ko ro ha,shi ba re na i
    こ こ ろ は し ば れ な い
    a shi ta ni nu re ba,ki mi o ki tsu to
    あ し た に な れ ば き みを き つ と
    i ma jo ri mo tsu to su ki ni na ju
    いま よ り も つ と す き に な る
    so no su be te ga,bo ku no na ka de to ki o
    そ の す べ て が ぼ く の な か で と きを
    ko e te ju ku
    こ えて ゆ く
      
    ki mi no ka ze ni,tsu ba sa ni na ju
    き み の か ぜ に つ ば さ に な る
    ki mi o ma mo ri,tsu tsu ke ru
    き みを ま も り つ つ け る
    ja wa la ka ku,ki mi o tsu tsu mu
    や わ ら か く き みを つ つ む
    a no ka ze ni na ru
    あの か ぜ に な る
      
    a no hi a no to ki a no ba shi jo de
    あの ひ あの と き あの ば し よ で
    ki mi ni a e na ka tsu ta la
    き み に あえな か つ た ら
    bo ku u la ha,i tsu ma de mo
    ぼ く うら は い つ ま で も
    mi shi la nu fu,ta ni no,ma ma
    み し ら ぬ ふ た に の ま ま
      
    i ma,ki mi no ko ko ro ga,o i ta
    いま き み の こ こ ろ が おいた
    ko to ba,o me de,ka ta o,jo se te
    こ と ば おめ で か た およ せ て
    bo ku ha,wa su re na i,ko no hi o
    ぼ く は わ す れ な いこ の ひを
    ki mi o,da re ni mo,wa ta sa na i
    き みを だ れ に も わ た さ な い
      
    ki mi no ka ze ni,tsu ba sa ni na ju
    き み の か ぜ に つ ば さ に な る
    ki mi o ma mo ri,tsu tsu ke ru
    き みを ま も り つ つ け る
    ja wa la ka ku,ki mi o tsu tsu mu
    や わ ら か く き みを つ つ む
    a no ka ze ni na ru
    あの か ぜ に な る
      
    a no hi a no to ki a no ba shi jo de
    あの ひ あの と き あの ば し よ で
    ki mi ni a e na ka tsu ta la
    き み に あえな か つ た ら
    bo ku u la ha,i tsu ma de mo
    ぼ く うら は い つ ま で も
    mi shi la nu fu,ta ni no,ma ma
    み し ら ぬ ふ た に の ま ま
      
    da re ka ga a ma,ku sa so u ko to
    だ れ か が あま く さ そ うこ と
    ba ni ko ko ro ju,re ta ri shi na i de
    ば に こ こ ろ ゆ れ た り し な いで
    ki mi o tsu tsu mu,a no ka ze ni na ru
    き みを つ つ む あの か ぜ に な る
      
    a no hi a no to ki a no ba shi jo de
    あの ひ あの と き あの ば し よ で
    ki mi ni a e na ka tsu ta la
    き み に あえな か つ た ら
    bo ku u la ha,i tsu ma de mo
    ぼ く うら は い つ ま で も
    mi shi la nu fu,ta ni no,ma ma
    み し ら ぬ ふ た に の ま ま 



    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呢
    不知不觉中时间在流逝
    一想起就消失掉
    只剩下常讲的话
    因为你太好了
    所以不能坦白说爱你
    大概不久雨也会停止
    两人要分别了
    那日那时在那地方
    如果不能遇上你
    我们永远也像陌生人一样
    到了明天
    我一定会比现在更喜欢你
    那一切会永远印在我心里
    为了你变成翅膀,继续保护你
    变成柔软的包裹你的那阵风
    那日那时在那地方
    如果不能遇上你
    我们永远也像陌生人一样


    跟着拼音,大概可以蒙人了。

    下课!





  • 2004-06-07

    我仍是个男人



    今天去卖书了
    我也可以毕业了
    生活没有悬念
    友人请我吃饭
    忙了一团糟之后突然平静
    过去的惴惴不安更象一出戏剧

    痛苦没有意义。我再次告诫自己。

    从边缘到边缘,疲倦且轻微受伤。

    everything is gone.









  • 回到南京.

    南京真的是一团糟.这个城市在逼我讨厌它.南京林业大学这个糟学校,它真的不配给我这个天才发毕业证.现在的事实是,我也很可能拿不到了.我们是互相看不起的.

    原因一:学校有个大龄未婚的女老师牙齿掉了,非说是我撞的.我潜逃了.现在返回,学院说,如果不出2000块,她告到法院,学校有关部分要配合工作,会暂停发放我的毕业证.

    原因二:鸟学校有门叫市场调查的课,是一个叫夏凡的自命不凡的老师教的.因为我也太自命不凡,所以不去上他的课,还在卷子上瞎写,不成想他理解不了天才的幽默感连补考也不给我通过.对我犯下这等罪行后,他逃到南大读博士了.同时这门课也因为太深奥没有别的老师会教而被停开了.说它深奥是因为当时他还套住了我们班当时的另一个天才---郭向华,她也因为捣蛋而没通过,但她去国外了,于是剩下我一个人受难.教务科老师说:"你有空通知一下你们班郭向华,她还想不想毕业了...."操...
    停开的课怎么重修?他们想了又想还没给我答复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曰:要研究一下.

    小建也有很多学分没有.他住我对床.虽然以前有过磕磕碰碰,但此刻,毕业前夕,相同的苦难把我们拉在一起.我们形影不离了.他沉醉于自己的A3法师已经98级了,全然不想他差了8个学分.在一条街吃炒饭时,小建忽然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在狂跑.我跑200米比赛居然只用了3秒,然后就做了班长."200米跑三秒就可以做班长啊?我不禁笑了起来.却又忽然体会到这是一个多么悲哀的梦.悲哀的令我想要马上消失掉.我们不说话,默默的吃,将半,掷筷而去.要赶论文了.

    对,还有论文.因为初稿没按时交,我成了毕业论文抽查的重点.说,我如果写的有一点问题,就没有毕业证.操,林大的毕业证是金子做的啊.我选了北岛的诗歌分析.却在深刻的自我怀疑中无法动笔.我本意是借机也对自己的写作来一个回顾整理,但现在却发现这为时过早了.我的导师不管这些,她只顾拼命催.想老老实实写篇文章怎么这么难?有朋友问我:写北岛的话,关于早期创办<今天>的那些部分是很敏感的,你怎么写?
    是啊,怎么写?操

    上述问题根本解决途径:女老师全家暴死,一场大火,然后林大停办.
    这样世界就清净了.
    祈祷中....







  • 诸位毕业同学:
    你们现在要离开母校了,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们,只好送你句话罢。这一句话是:“不要抛弃学问。”
    以前的功课也许有一大部分是为了这张毕业文凭,不得已而做的。从今以后,你们可以依自己的心愿去自由研究了。趁现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努力做一种专门学问。少年是一去不复返的,等到精力衰时,要做学问也来不及了。
    即为吃饭计,学问决不会辜负人的。吃饭而不求学问,三年五年之后,你们都要被后进少年淘汰掉的。到那时再想做点学问来补救,恐怕已太晚了。
    有人说:“出去做事之后,生活问题急须解决,哪有工夫去读书?即使要做学问,既没有图书馆,又没有实验室,哪能做学问?”我要对你们说:凡是要等到有了图书馆方才读书的,有了图书馆也不肯读书。凡是要等到有了实验室方才做研究的,有了实验室也不肯做研究。
    你有了决心要研究一个问题,自然会撙衣节食去买书,自然会想出法子来设置仪器。至于时间,更不成问题。达尔文一生多病,不能多做工,每天只能做一点钟的工作。你们看他的成绩!
    每天花一点钟看十页有用的书,每年可看三千六百多页书;三十年读十一万页书。诸位,十一万页书可以使你成一个学者了。可是,每天看三种小报也得费你一点钟的工夫;四圈麻将也得费你一点半钟的光阴。看小报呢?还是打麻将呢?还是努力做一个学者呢?全靠你们自己的选择!
    易卜生说:“你的最大责任是把你这块材料铸造成器。” 学问便是铸器的工具。抛弃了学问便是毁了你自己。
    再会了!你们的母校眼睁睁地要看你们十年之后成什么器。

    六月十八号
    胡 适

    胡适赠言2——怎样才能不受人惑?


           ——胡适给北大哲学系1931年毕业生的临别赠言
      一个大学里,哲学系应该是最不时髦的一系,人数应该最少。但北大的哲学系向来有不少的学生,这是我常常诧异的事。我常常想,这许多学生,毕业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事?能够做些什么事?
      现在你们都快毕业了。你们自然也在想:“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依我的愚见,一个哲学系最的目的应该不是叫你们死读哲学书,也不是教你们接受某派某人的哲学。禅宗有个和尚曾说:“达摩东来,只是要寻求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想借用这句话来说:“哲学教授的目的也只是要造就几个不受人惑的人。”
      你们应该做些什么?你们应该努力做个不受人惑的人。
      你们能做个不受人惑的人吗?这个全凭自己的努力。如果你们不敢十分自信,我这里有一件小小的法宝,送给你们带去做一件防身的的工具。这件法宝只有四个字:“拿证据来!”
      这里还有一只小小的锦囊,装作这件小小法宝的用法:“没有证据,只可悬而不断;证据不够,只可假设,不可武断;必须等到证实之后,方才可以算作定论。”
      必须自己能够不受人惑,方才可以希望指引别人不受人诱。
      朋友们大家珍重!



  • 2004-05-15

    猜火车


    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king big television, Choose washing 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c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 openers.Choose good health, low cholesterol and dental insurance. Choose fixed-interest mortgage repayments. Choose a starter home. Choose your friends.Choose leisure wear and matching luggage. Choose a three piece suite on hire purchase in a range of fuking fabrics. Choose DIY and wondering who you are on a Sunday morning. Choose sitting on that couch watching mind-numbing sprit-crushing game shows, stuffing fuking junk food into your mouth. Choose rotting away at the end of it all, pishing you last in a miserable home, nothing more than an embarrassment to the selfish, fuked-up brats you have spawned to replace yourself. Choose your future. Choose life.I chose not to choose life: I chose something else. And the reasons? There are no reasons. Who need reasons when you''ve got heroin.





  • 玫瑰花儿开缤纷, 
    姑娘等待定终身, 
    他的相貌可英俊, 
    嫁人就嫁胡 锦 涛这样的人。 

    姑娘盼他多殷勤, 
    勇挑重担显真心, 
    他的智慧可如神, 
    嫁人就嫁胡 锦 涛这样的人。 

    别是烟酒比娘亲, 
    打妻骂儿头脑昏, 
    叫我伤心泪淋淋, 
    嫁人就嫁胡 锦 涛这样的人。 

    爱家如国需忠贞, 
    盼他永远负责任, 
    我的爱情也生根, 
    嫁人就嫁胡 锦 涛这样的人。 




  • 2004-04-12

    一首歌

    ’Lost in LA’ by at 17 


    道別你一剎 從沒有這麼感到疲累  
    望著行李 像置身冰天雪地  
    沒忘記擁抱 我狠狠把機票握緊  
    別回頭看 淚滴無可再避  
    你輕輕揮手 這幾天的快樂像碎片翻飛  
    若我不恨心 痛心的只有自己  
    只差半個吻 我會放開所有留下陪著你  
    But I can’t stay, was almost lost in L.A.  
    道別你一剎 從沒有這麼感到疑惑  
    未及難過 便讓你緊緊抱著  
    沒有時間給你 牽上最後一句說話  
    日後回想 還是可細味  
    只差半個吻 我會放開所有留下陪著你  
    But I can’t stay , was almost lost in L.A.  
    你這麼輕鬆 似不擔心以後沒法再一起  
    再過幾分鐘 我即將失去自己  
    只差一點點 我會放棄一地留下陪著你  
    But I can’t stay, was almost lost in L.A.  
    Back on my way, but almost lost in L.A.  

    ::URL::http://www.jeucezimg.com/muze/LostInLA.rm
  • 2004-03-31

    阳光阳光

    阳光照在我身上
    脸上,头发上
    眼角的干涩上
    阳光照在我身上

    我将要远走高飞了
    我亲爱的……
    远走高飞,不是死在这里
    这没有眼泪的大街上

    人们相互拥抱着
    而我已不再感到温暖

  • 国奥那些厮们终于赢了
    3:1战胜伊朗。
    注意,是伊~~~~~~~~~朗~~~~~~~~~~~啊!
    进球的是高明,张耀坤,杜威
    谁是高明?就是那个长得像鸡奸犯的?
    对。。。
    张耀坤?
    不认识。
    杜威?
    啊!!国奥最帅的就是他了!!我老乡啊!!!
    吴坪枫没进球。
    哎,我最看好的就是他,可惜

    妈的徐亮居然进乌龙!!

    不过,今天,还是很


  • 是章诒和女士的《往事并不如烟》。看了前两章,其余部分也浏览过咯。
    最早看到这本书是在殷二的老婆那儿。那天,她忽然说:看,这本书删了好多,我从网上把缺的部分补上了。
    大略翻翻,是反右时民主党派的事情。删改的都是中共里干坏事的具体人的名字,例如把毛泽东换为某人等等。

    记得以前周波对我说:妈的那些民主党派要它干吗,屁用没有,吃闲饭的。
    我深有同感。但民主党一开始就是这样吗?
    章婆婆告诉我们,不是地~~~~~~是被一点点搞死地~~~
    她写这本书可以说是给后代一个交代,也为前人遥寄哀思吧。(莫为无人轻一物,他时须虑石能言。)

    民主党派一开始也是既热情又幼稚的,他们追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渴望为中国建立一个现代的政体。可惜我党不答应,人民不答应,伟大的毛主席更不答应。傻帅哥储安平在鸣放时说我党是“党天下”,言外之意,民主党派地位应该和我党平起平坐,象老美那样来个党派之争议会民主,共享宇内。这怎么行呢?于是事情开始起变化咯,章爸爸成了全国最大的右派众叛亲离,储更是落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人民终于捍卫了自己的江山,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宣告失败————这失败使他们现在也没爬起来。

    其实书中更有价值的部分在于对一些人物个人行为的细致描画。史良,储帅哥,张伯驹,罗隆基。。。这些人是在中国被卑贱革命击毁过程中试图挽留文明,挽留高贵的最后一批精神贵族,当然,他们也迅速被那个时代毁灭,呐喊的的手势,坚持的姿态都被风烟吹去————他们的毁灭恰恰是我们这个民族全面堕落的开始。精英们被贴上反动的标签,取笑于天下。神说,原谅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罪!可难道我们要永远不知道?永远生活在谎骗之中?

    这些事,老一辈不出来告诉我们,我们怎么会知道呢?我们民族的精英是被我们自己杀死的。可我们居然不知道!————至少这些活生生的事实我是看了这些书才知道的。
    在此谢谢章婆婆————这本书好看的地方太多了,近年国内公开出版的原创作品里,我认为它是最值得看的。

    因为它真的是历史————但据说也要被禁了。
  • 2004-03-25

    南柯太守传



         东平淳于棼,吴、楚游侠之士。嗜酒使气,不守细行。累巨产,养豪客。曾以武艺补淮南军裨将,因使酒忤帅,斥遂落魄,纵诞饮酒为事。家住广陵郡东十里。所居宅南有大古槐一株,枝干修密,清阴数亩。淳于生日与群豪大饮其下。唐贞元七年九月,因沉醉致疾,时二友人于坐扶生归家,卧于堂东庑之下。二友谓生曰:“子其寝矣!余将秣马濯足,俟子小愈而去。”

        生解巾就枕,昏然忽忽,仿佛入梦。见二紫衣使者,跪拜生曰:“槐安国王遣小臣致命奉邀。”生不觉下榻整衣,随二使至门。见青油小车,驾以四牡,左右从者七八,扶生上车,出大户,指古槐穴而去。使者即驱人穴中,生意颇甚异之,不敢致问。忽见山川、风候、草木、道路,与人世甚殊。前行数十里,有郛郭城堞,车舆人物,不绝于路。生左右传车者传呼甚严,行者亦争辟于左右。又人大城,朱门重楼,楼上有金书,题曰:“大槐安国”。执门者趋拜奔走。旋有一骑传呼曰:“王以驸马远降,令且息车华馆。”因前导而去。

        俄见一门洞开,生降车而人。彩槛雕楹,华木珍果,列植于庭下;几案茵褥,帘帏肴膳,陈设于庭上。生心甚自悦。复有呼曰:“右相且至。”生降阶祗奉。有一人紫衣象简前趋,宾主之仪敬尽焉。右相曰:“寡君不以敝国远僻,奉迎君子,托以姻亲。”生曰:“某以贱劣之躯,岂敢是望。”右相因请生同诣其所。行可百步,入朱门,矛戟斧钺,布列左右,军吏数百,辟易道侧。生有平生酒徒周弁者,亦趋其中。生私心悦之,不敢前问。右相引生升广殿,御卫严肃,若至尊之所。见一人长大端严,居正位,衣素练服,簪朱华冠。生战栗,不敢仰视。左右侍者令生拜。王曰:“前奉贤尊命,不弃小国,许令次女瑶芳,奉事君子。”生但俯伏而已,不敢致词。王曰:“且就宾宇,续造仪式。”

        有顷,右相亦与生偕还馆舍。生思念之,意以为父在边将,因没虏中,不知存亡。将谓父北蕃交通,而致兹事。心甚迷惑,不知其由。是夕,羔雁币帛,威容仪度,伎乐丝竹,肴膳灯烛,车骑礼物之用,无不咸备。有群女,或称华阳姑,或称青溪姑,或称上仙子,或称下仙子,若是者数辈,皆侍以数十,冠翠凤冠,衣全霞帔,彩碧金钿,目不可视。遨游戏乐,往来其门,争以淳于郎为戏弄,风态妖丽,言词巧艳,生莫能对。复有一女谓生曰:“昨上已日,吾从灵芝夫人过禅智寺,于天竺院欢右延舞《婆罗门》。吾与诸女坐北牖石榻上,时君少年,亦解骑来看。君独强来亲洽,言调笑谑。吾与穷英妹结绛巾,挂于竹技上,君独不忆念之乎?又七月十六日,吾于孝感寺侍上真子,听契玄法师讲《观音经》,吾于讲下舍金凤钗两只,上真子舍火犀合子一枚。时君亦讲筵中,于师处请钗合视之,赏叹再三,嗟异良久。顾余辈曰:‘人之与物,皆非世间所有。’或问吾氏,或访吾里,吾亦不答。情意恋恋,瞩盼不舍,君岂不思念之乎厂生曰:“心中藏之,何日忘之。”群女曰:“不意今日与君为眷属。”复有三人,冠带甚伟,前拜生曰:“奉命为附马相者。”中一人与生且故。生指曰:“子非冯翊田子华乎?”田曰:“然。”生前,执手叙旧久之。生谓曰:“子何以居此?”子华曰:“吾放游,获受知于右相武成侯段公,因以栖托。”生复问曰:“周弁在此,知之乎?”子华:
    “周生,贵人也。职为司隶,权势甚盛,吾数蒙庇护。”言笑甚欢。俄传声曰:“附马可进矣。”三子取剑佩冕服,更衣之。子华曰:“不意今日获睹盛礼,无以相忘也。”有仙姬数十,奏诸异乐,婉转清亮,曲调凄悲,非人间之所闻听。有执烛引导者,亦数十。左右见金翠步障,彩碧玲珑,不断数里。生端坐车中,心意恍惚,甚不自安,田子华数言笑以解之。,向者群女姑姊,各乘凤翼辇,亦往来其间。至一门,号“修仪宫。”群仙姑姊亦纷然在侧,令生降车辇拜,揖让升降,一如人间。彻障去扇,见一女子,云号“金枝公主,”年可十四五,俨若神仙。交欢之礼,颇亦明显。生自尔情义日洽,荣耀日盛,出入车服,游宴宾御,次于王者。王命生与群寮备武卫,大猎于国西灵龟山。山阜峻秀,川泽广远,林树丰茂,飞禽走兽,无不蓄之。师徒大获,竟夕而还,生因他日启王曰:“臣顷结好之日,大王云奉臣父之命。臣父顷佐边将,用兵失利,陷没胡中,尔来绝书信十七八岁矣。王既知所在,臣请一往拜欢。”王遽谓曰:“亲家翁职守北土,信问不绝,卿但具书状知闻,未用便去。”遂命妻致馈贺之礼,一以遣之。数夕还答。生验书本意。皆父平生之迹。书中忆念教诲,情意委曲,皆如昔年。复向生亲戚存亡,闾里兴废,复言路道乖远,气烟阻绝,词意悲苦,言语哀伤。又不令生来觐,云:“岁在丁丑,当与女相见。”生捧书悲咽,情不自堪。

        他日,妻谓生曰:“子岂不思为政乎?”生曰:“我放荡不习政事。”妻曰:“卿但为之,余当奉赞。”妻遂白于王。累日,谓生曰:“吾南柯政事不理,太守默废。欲藉卿才,可曲屈之。便与小女同行。”生敬授教命。王遂敕有司备太守行李,因出金玉、锦绣、箱奁、仆妾、车马,列于广衢,以饯公主之行。生少游侠,曾不敢有望,至是甚悦。因上表曰:“臣将门余子,素无艺术,猥当大任,必败朝章。自悲负乘,坐致覆悚,今欲广求贤哲,以赞不逮。伏见司隶颖川周弁,忠亮刚直,守法不回,有毗佐之器。处士冯翊田子华清慎通变,达政化之源。二人与臣有十年之旧,备知才用,可托政事。周清署南柯司宪,田清署司农,庶使臣政绩有闻,宪章不系也。”王并依表以遣之。其夕,王与夫人饯于国南。王谓生曰:“南柯,国之大郡,上地丰壤,人物豪盛,非惠政不能以治之。况有周田二赞,卿其勉之,以副国念。”夫人戒公主曰“淳于郎性刚好酒,加之少年,为妇之道,贵乎柔顺,尔善事之,吾无忧矣。南柯虽封境不遥,晨昏有间,今日睽别,宁不沾巾。”生与妻祥首南去,登车拥骑,言笑甚欢。累夕达郡。郡有官吏、僧道、耆老、音乐、车舆、武卫、銮铃,争来迎奉。人物阗咽,钟鼓喧哗不绝。十数里,见雉堞台观,佳气郁郁。人大城门,门亦有大榜,题以金字,曰:“南柯郡城。”见朱轩柒户,森然深邃。生下车,省风俗,疗痛苦,政事委以周、田,郡中大理。自守郡二—卜载,风化广被,百姓歌谣,建功德碑,立生祠宇。王甚重之。赐食邑,锦爵位,居台辅。周、田皆以政治著闻,递迁大位。生有五男二女。男以门荫授官,女亦聘于王族。荣耀显赫,一时之盛,代莫比之。

        是岁,有檀萝国者,来伐是郡。王命生练将训师以征之。乃表周弁将兵三万,以拒贼之众于瑶台城。弁刚勇轻敌。师徒败绩。弁单骑裸身潜遁,夜归城。贼亦收辎重铠甲而还。生因囚弁以请罪,王并舍之。是月,司宪周弁疽发背,卒,生妻公主遘疾,旬日又薨。生因请罢郡,护丧赴国,王许之。使以司农田子华行南柯太守事。生哀恸发引,威仪在途,男女叫号,人吏奠馔,攀辕遮道者不可胜数。遂达于国。王与夫人素衣哭于郊,候灵舆之至。谥公主曰:“顺仪公主。”备仪仗羽葆鼓吹,葬于国东十里盘龙冈。是月,故司宪于荣信,亦护丧赴国。

        生久镇外藩,结好中国,贵门豪族,靡不是洽。自罢郡还国,出人无恒,交游宾从,威福日盛。王意疑惮之。时有国人上表云:“玄象谪见,国有大恐。都邑迁徒,宗庙崩坏。衅起他族,事在萧墙。”时议以生侈僭之应也。遂夺生侍卫,禁生游从,处之私第。生自持守郡多年,曾无败政,流言怨悖,郁郁不乐,王亦知之。因命生曰:“姻亲二十余年,不幸小女夭枉,不得与君子偕老,良用痛伤。”夫人固留孙自鞠育之。又谓生曰:“卿离家多时,可暂归本里,一见亲族。诸孙留此,无以为念。后三年,当令迎生。”生曰:“此乃家矣何更归焉?”王笑曰:“卿本人间,家非在此。”生忽若昏睡,瞢然久之,方乃发悟前事,遂流涕清还。王顾左右以送生,生再拜而去。复见前二紫衣使者从焉,至大户外,见所乘车甚劣,左右亲使御仆,遂无一人,心甚叹异。坐上车,行可数里,复出大城。宛是昔年东来之途,山川原野,依然如旧,所送二使者,甚无威势,生逾怏怏。生问使者曰:“广陵郡何时可到?”二使讴歌自若,久之乃答曰:“少顷即至。”俄出一穴,见本里闾巷,不改往日,潸然自悲,不觉流涕。二使者引生下车,入其门,升其阶,已身卧于堂东庑之下。生甚惊畏,不敢前近。二使因大呼生之姓名数声,生遂发寤如初。见家之僮仆拥箸于庭,二客濯足于榻,斜日未隐于西垣,余樽尚湛于东牖梦中倏忽,苦度一世矣。

        生感念嗟叹,遂呼二客而语之。惊骇,因与生出外寻槐下穴。生指曰:“此即梦中所经入处。”二客将谓狐狸木媚之所为祟。遂命仆夫荷斤斧,断拥肿,折查栅,寻穴究源。旁可袤丈,有大穴,洞然明朗,可容一榻,上有积土壤,以为城郭台殿之状。有蚁数斛,隐聚其中。中有小台,其色若丹,二大蚁处之,素翼朱首,长可三寸,左右大蚁数十辅之,诸蚁不敢近,此其王矣。即槐安国都也。又穷一穴,直上南枝,可四丈,宛转方中,亦有土城小楼,群蚁亦处其中,即生所领南柯郡也。又一穴,西去二丈,磅礴空朽,嵌窗窗异状,中有一腐龟壳,大如斗,积雨浸润,小草丛生,繁茂翳荟,掩映振壳,即生所猎灵龟山也。又穷一穴,东去丈余,古根盘屈,若龙虺之状。中有小土壤,高尺余,即生所葬妻盘龙冈之墓也。追想前事,感以于怀,披阅穷迹,皆符所梦,不欲二客坏之,遽令掩塞如旧。是夕,风雨暴发。旦视其穴,遂失群蚁,莫知所去。故先言:“国有大恐,都邑迁徒。”此其验矣。复念檀梦征伐之事,又请二客访迹于外。宅东一里有古涸涧,侧有大檀树一珠,藤萝拥织,上不见日,旁有小穴,亦有群蚁隐聚其间,檀萝之国,岂非此耶?嗟呼!蚁之灵异,犹不可穷,况山藏木伏之大者所变化乎?时生酒徒周弁,田子华,并居六合县,不与生过从旬日矣。生遽遣家僮往候之,周生暴疾已逝,田子华寝疾于床。生感南柯之浮虚,悟人世之倏忽。遂栖心道门,绝弃酒色。后三年,岁在丁丑,亦终于家,时年四十七,将符宿契之限矣。公佐贞元十八年秋八月,自吴之洛,暂泊淮浦,偶觌淳于生棼儿楚,洵访遗迹,翻复再三,事皆摭实,辄编录成传,以资好事。虽稽神语怪,事涉非经,而窃位众生,冀将为戒。后之君子,幸以南柯为偶然,无以名位骄于天壤间云。

        前华州参军李肇赞曰:“贵极禄位,权倾国都。达人视此,蚁聚阿殊。

        出《异闻录》

  • 无人歌唱会/策兰

    33
    他的花开向存在
    他的花不开向自然
    他的花有种种说
    他的花无芬芳

    石头们矗立秋天的边线
    风暴退回满蓄沉默的麦田
    镜面上时间反转
    我们在现在遭逢了策兰的未来

    我们停留在此时此刻
    他从所有的未来奔向现在
    他带着未来性君临
    他在镜面上飞

    我们不能深入任一策兰
    我们只能等待花的开放
    枯井一次一次地斟满
    以花无芬芳的种种说

     

    2004-3-22
    无人歌唱会/策兰

    00
    他必是那样的
    一首歌唱完
    没有唱者
    没有听者

    所有的现场性都走到了尽头
    现场性支撑到绝响的发生
    无物而完整
    纯粹的现场

    他紧临着自己的绝境
    他耗尽了他的张力来弹奏
    天空这只镜面
    那只鹰撞毁了虚空

    内在于镜面的致命之一击
    从镜面下击破
    内在于无物
    达至无物

    绝顶上一跃
    他偶开天眼
    一只大境无法被他消纳
    他依古老的仪式坠毁

    99
    是谁释放了时间
    那被死亡拆毁重建的边线
    我们站立橱窗前
    他一层层剥落水晶
    他眼睛反射海水的深蓝
    他似乎十分清楚虚无
    这只顽强的空概念
    他一步步往外走
    我们解除了立即的危险
    时间崩裂为一匹玄牝
    风从果核内吹开来

     

    2004-3-22
    天涯/曼德尔施塔姆/00

    44
    那时你老了
    新铸的铜镜挟持着半神半人
    界外连天烽火
    你在水下燃尽了
    旋转的贝叶不甚安定
    好事者扫集煤灰
    作成赭石与靛蓝
    互斥的两端

    66
    一群候鸟鼓翼
    与海对峙
    沿着古希腊疲惫的隘口
    听海狂潮
    他们相识
    早于黄昏的锋刃
    启蒙的时刻一延再延
    一场西伯利亚的瑞雪

    十二月的党人聚会之后
    你将动身前往远东的符拉迪沃斯托克
    罗马亦将在那里雕琢你
    诸神一般的黄昏的脸庞
    你以铅字们的集体意志
    为历史前夜的黑暗押韵
    书脊上晚风来急
    你坐坐就走

    99
    我们来迟了
    造山运动仅剩零星战火
    一本书倒卧血泊中
    长毛象将运来你那些死

    你以某种艺术的执政权
    复育逝者们的隐喻
    你只允许被过去荣耀
    你狂饮着那些死
     
     

    2004-3-11
    天涯/曼德尔施塔姆/四无着落之际你看到了

    00
    四无着落之际你看到了
    艺术怎样催熟并收割了生活

    诗是私人的佛圈
    那最后的一段存在
    花果一式的静物
    看着你

    99
    诗占了一个缺
    诗临于你的空位
    诗对着诗言说
    你加入了合唱

    诗是你自身的农产
    诗耗尽了你的井水与口粮
    到最后
    诗维护了自身的声名

    诗荣耀了存在的激流
    继之而来的流放
    诗放开了那最后的作为永夜的爝火么
    诗给与流放者们以道路还是以墓志铭

     

    2004-3-7
    月出东山/里尔克与茨维塔耶娃/里尔克对诗有一个诗的态度

    188
    里尔克对诗有一个诗的态度
    他对诗是诗的
    不是里尔克的
    可里尔克是他的星球
    他的重力所在
    这样
    他的诗需要反抗书写以便向着星空构筑他们的星系
    情况复杂了许多
    句子造出他的星空
    他习惯了某些亮光
    某些亮光在他的习惯之外
    可进入视野的星光就是句子
    情况更复杂了
    一个句子脱离远方的星系造访了里尔克的星空
    譬如说
    茨维塔耶娃
    里尔克的重力可以继续运作那个习惯的注目么
    里尔克的重力没有往宇宙学充分地释义与扩充
    他的思及刚好加深那个重力包覆性的裂缝
    他欠了一套密宗支持观看想望
    他的诗是神启的
    可他拥抱的只是天使
    拥抱里没有冲虚
    有孤独
    无寂寞
    孤独是个性的
    孤独亦反个性
    里尔克是孤独的
    可里尔克不是孤独
    在一个宇宙式的观想里
    这只星球只是飘浮在群星中的句子
    字义上的绝对孤独飘进了无可道说的虚无
    他们离得这么遥远
    相见如此偶然
    相逢的背境只虚无提供得了
    他们全都来不及离开了
     
     

    2004-3-7
    月出东山/里尔克与茨维塔耶娃/最后他们都要给出那最后的

    163
    最后他们都要给出那最后的
    原先是天才
    精彩的剪辑
    温馨的光影
    耳语的珍馐
    几乎是生活了
    一种呼吸
    几乎是诗了
    然而越往前越后退
    后退到静物
    必不可少的
    不可不要的
    诗让位文字
    文字让位执笔的手
    几乎是论述了
    你对这一刻说话
    爱情到了最后意味你拥抱的这一刻
    这一刻是里尔克
    这一刻是你
    那么
    你也即将失去你的母性
    你即将失去你
    你已经失去你了
    你即将失去里尔克
    你让位拥抱
    你还在亲吻
    这一只拥抱
    静物静静走开
    文字慢慢走开
    这一刻走开
    我们走开

     

    2004-3-7
    月出东山/里尔克与茨维塔耶娃/一只黑猫蹑足于诗人石碑之上

    108
    一只黑猫蹑足于诗人石碑之上
    起伏的海的阶梯
    太少的拥抱忙着交换
    母亲与小孩走失
    众多迟来的爱情

    有时摩娑着利爪
    有时
    敏锐如一头破晓前的豹

    诗是牠的聪明
    一些音乐的疑云飘进耳朵
    一些色块组成的猎物误入牠裸露的独眼

    诗不曾如此险峻
    整部爱情的潮夕雕刻已毕
    诗人护持这个谦卑的风景
    诗架高为供品

    123
    她必须是母亲
    对花不语

     

    2004-3-6
    月出东山/里尔克与茨维塔耶娃/当里尔克这首诗的箭头接上茨维塔耶娃遍在的清光

    64
    当里尔克这首诗的箭头接上茨维塔耶娃遍在的清光
    里尔克这个诗人的载体发出一个告解者的不连续高音
    圣洁的清光母性一般地照料着小孩
    另一个清晨
    诗的父性将孩子举向祭坛

    仪式以悬案作结
    这把刀在里尔克的灵魂做出记号
    记号深入牺牲的骨骼
    内在的献礼继续
    无意识断层的巨大挤压反射那个切割
    诗以遗族的远年馈赠被拋出旧约

    99
    里尔克继承了许多创世的孤独
    许多事发后的空白
    他如何支付那么多空白
    那么多孤独

    里尔克作为一个诗人负责供给现世燃烧
    里尔克作为一首诗已经无异议通过未来
    里尔克作为一个人仍然躺在创世的祭台

    诗人是世界的薪木
    诗是光
    永恒地遂行着存在
    而人是牺牲
    这是里尔克的三位一体

    天空竖立起来
    在里尔克这块接壤的土地之上
    三位一体的高燃点火药引爆
    灿烂的花火荣耀了创世现世未来
    那么多里尔克的孤独
    那么多里尔克的空白
    在旧约之外
    里尔克之外